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欣赏 > 经典美文 > 我与雪的

我与雪的

推荐人: 来源: 本站 时间: 2019-11-30 06:02 阅读:

  在北方生活了整整十九年,我对家乡的感情不言而喻。
在大多数人的眼中,南方是温婉的代表,北方则是粗犷的代言, 我也曾在无数描写南方的文章中产生向往之情,向往缠绵的流水,常年的绿树,温润的气候,以至于常因未能成为江南女子而暗自悲叹。可我知道,我终究是离不开我可爱的北方,离不开变换的四季,更离不开冬日的雪。
人们对雪的描述很多白色的精灵,轻盈的羽毛,总之雪是纯洁与美好的象征,而它蕴藏的更是我童年的美好记忆与幻想。
北方的冬天总是来得很突然,就在人们还沉浸于丰收喜悦之中的时候,飘飘扬扬的雪花便翩然而至了。孩提时代,不像现在这般侨情,裹了棉衣带了手套便不顾父母的阻拦撒了欢了冲向雪地,哪管天上还扬扬撒撒的雪花,通红的脸蛋上带着说不尽的兴奋。堆了雪人从家里偷了胡萝卜,扫帚甚至是妈妈的围巾出来,满是自豪的表情。当然,最高兴的还是和小伙伴儿们打雪仗,就仿佛是真正的战场,真枪实弹一般,只是久久不愿牺牲。白色的雪团里凝结了我所有童年的美好记忆,但终究还是脱手而出,在 远处破碎开来,徒留一地的回忆。
我喜欢那种所谓的鹅毛大雪,不同于小小雪花的轻盈,那种说不出的厚重感让我有种想拥抱大地的感觉,说不清为什么,就想与那雪花一起扑进大地的怀抱,暖暖的。
我以为每片雪花都是一个小小的天使,带着仙子的嘱托给我们送来快乐。
如今儿时的伙伴早已经各奔东西,我依旧在这有万里雪飘的北国守护我自己的倔强。每每下雪时候都很是激动,但那无以言表的遗憾是怎么也抹不去的,童年的天真无邪是怎么也找不回了。我依旧会穿着棉衣,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咯吱咯吱的在无暇的雪地上留下串串或直或歪的脚印,回望身后,就像从童年一路走来,散落在成长路上的天真与幼稚渐渐融于雪中消失不见。
当自己渐渐成熟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是离不开雪的,羡慕江南水乡红墙绿瓦的情愫渐渐淡化,我不知道如若自己置身江南水乡或是繁华的南方都市每至冬日无雪相伴将会是怎样一种惨淡与寂寥。
那纯洁无暇与天地间的一片银白似乎已经成了我的一种信仰,渗透骨髓。
我是离不开雪的女子,一如从前。
窗外,雪依旧。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