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一位烈士的名字

推荐人: 来源: 本站 时间: 2019-11-30 10:02 阅读:

  

为了寻找一个名字,我来到济南解放阁解放济南战役革命烈士纪念碑前。我只知道这位烈士姓宋,名字中有个“文”字,是华东野战军9纵26师(原27集团军80师前身)的一位连长。

  

我的老岳母叫宋修莲,临终前她常常对我们提起,当年在行军路上呼唤一位叔叔名字的往事。

  

是这位叔叔带她参加了八路军。战争年代通信难,见面更难。她很想念叔叔,但又不知道怎样与他联系。1948年4月,我军发起了潍县战役。宋修莲所在的战地医院也参加了。她知道叔叔在主力部队,可能要来参战,于是她想出了一个最简单的方法来找叔叔。

  

那天早晨,在我军主力向潍县开进时,宋修莲就与十多名医疗所的女兵站在路边,看到有部队过来,就齐声高喊叔叔的名字,行军中的指战员听到呼喊声,都惊奇地看着这群小姑娘,不知她们在找谁。

  

快到中午时,又有一支部队走过来,女兵们齐声呼喊,这时,奇迹出现了,叔叔真的从行军队伍中走了出来。宋修莲当时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叔叔停下来对她讲了几句话:“要听党话,跟党走,打仗时不要怕死,勇敢救护伤员,为党争光!”说完,就急匆匆回到行军队伍中,奔向前线。这是她参军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叔叔。半年后,她得到消息,叔叔在打济南时牺牲了,由于战斗激烈,战后连遗体都没找到。

  

老岳母去世后,在整理她的生平事迹时,我才知道这位老八路医生真是不容易。战争年代在她们的战地医院里,医疗器械只有几把普通镊子和止血钳,门板当手术台。撕被子当绷带,扯被套当药棉,用自行车辐条代替探针取出伤员身上的子弹,以盐水、茶水煮沸当消毒水,用草药治愈伤口。她们就在这种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救治了数不清的伤员。岳母也被伤员称为战场上的白衣天使。她在1953年的自传中写道:“我参军后的每一个进步,都离不开党的培养,离不开带我参军的叔叔对我的教育。”看了这段话,我才明白为什么她晚年唯独记着这件事,这是她临终的嘱托,是要我们永远记住这位叔叔!我真懊悔当时思想上没重视,没有作记录,所以下定决心寻找到叔叔的英名,圆老人这个梦。

  

为了寻找这位先烈的名字,我专门找到老岳母的弟弟宋修武,他是1947年参军的老同志,离休多年,已89岁了。他也记不清叔叔的名字,但他提供了一个线索:他是胶东半岛文登县人,按照他们家族的约定,他们这一辈是“修”字辈,他叔叔是“文”字辈,名字中应该有“文”字。

  

解放阁就建在打济南城的突破口上,革命烈士纪念碑上镌刻着济南战役牺牲的3764位烈士的英名。烈士的英名是以牺牲前的纵队(军)以上单位来书写的:3纵、9纵、10纵……整齐的排列,像一排排向前冲杀的方阵。

  

9纵牺牲的烈士最多,有1365名,我认真看了每个烈士的名字,其中姓宋的烈士有26名,名字中有“文”字的有两位,分别叫宋文蘭、宋文喜。这两位烈士哪位是那个叔叔呢?

  

济南战役纪念馆的同志说,9纵烈士的名单是原27集团军编史办主任张克勤同志提供的。我找到张克勤同志,他认线位烈士中,只有一位宋协连烈士是文登县人,但他是26师1机连副连长,在打济南东郊燕翅山时牺牲的,年仅22岁,不可能是那位叔叔;宋文蘭和宋文喜两位烈士都是战士,而且不是文登县人,牺牲时都不到20岁,也不可能是那位叔叔。

  

张克勤说,济南战役打了8天8夜,战斗激烈残酷,在攻城打开突破口和纵深作战时,战斗极为惨烈。有的部队因伤亡太大,经多次合并建制后仍继续战斗,很多指战员几次受伤仍浴血拼杀,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张克勤拿出那份珍贵的烈士名册说,济南战役由于战斗减员大,部队建制被打乱,战后很多烈士的名字统计不上来,包括一些营连干部的名字都没统计上来。战役中我军伤亡两万多人,牺牲近8000人,目前找到名字的烈士只有5000多人,9纵牺牲烈士近2000人,目前找到名字的只有1466人。

  

“天空没有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听了他的话,我想起著名诗人泰戈尔的诗。烈士们虽然牺牲了,有的甚至没有留下姓名,但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了人民的解放和幸福,已成为永远的丰碑;他们的坚定信仰和革命精神,将永远铭刻在人们心中,成为我们永远的红色基因和宝贵的精神财富。

  

为了寻找烈士的名字,我又托战友到烈士家乡——胶东半岛文登县草蚌村去调查,终于确认了这位烈士名叫宋文增,1940年参加八路军,1948年9月在济南战役中牺牲。宋文增的弟弟宋文举、宋文连等在他的带领下都先后参了军,作战负伤后复员回家,现在都不在了。宋文增牺牲时年仅30岁,没有结婚,但全村人都知道他是革命烈士,乡亲们没有忘记他,党和人民也永远不会忘记他!

  

我又来到纪念碑前,看着镌刻在黑色大理石上的英名,想到那些没有刻在上面的烈士名字,我更理解老岳母这位老八路的临终嘱托,我意识到,我不是寻找一个人,而是在寻找一个英雄群体,不是在寻找一个名字,而是寻找一种信仰,一种精神,不仅是圆老人的梦,更是为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宋文增……”想着这个没有刻在纪念碑上的烈士名字,我觉得时空在倒转,仿佛看到宋文增叔叔匆匆回到行军队伍中的身影,耳畔响起那群青春芳华的女战士行军路边的呼唤声。一阵风吹来,身影和声音虽然都已远去,但这已成为新时代强军路上的号角,鼓舞着新一代军人前进在新的征程中……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