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斤狂沙,霜又降,路茫茫

推荐人: 来源: 本站 时间: 2019-12-02 18:01 阅读:

  千斤狂沙风魔响,霜又降,路茫茫,一只驼峰穿心脏。脚为伤,何为葬,盼星吹光,祭我旧年无畏黑势杀。咒骂它,管它势海骑粪马,黑道高一头,青天好作证,到头来,头顶遗臭万年天杀,仅是灰尘无魂一把。

  以此字为开头,略述写字的事。这一集文字,写作为八月至九月初,共有77首篇(标序差错一),3.2余万字。

  期间:诗作有少许散文,大多在冗杂的恐吓声,监视与恶性化的纠缠下,文字激愤,心火燃宇。

  后期有近20首(篇)较为成熟,这是我写字一年来的石阶声音,也是渐近而来的沉思纯化回响。因每一首篇写来极快,又无回头细致提炼,实乃不敢敬上;但愿人间有正气者,象字的骨头,虽我们无法选择纸张,可我们有竹的气节,一棵竹子足以了……

  文字都深深浅浅地,不是描摹黑道势力影像,而是,选择这个时代流血的疤痕,去勇力,去勇猛,去冲撞,去揭示,去呐喊,去疗伤……

  因个人的遭遇与写字的荆棘园圃,不在一个静思的字的禅悟,很难写准,很难写细。其中,有不少字是笨拙的,但也整理到这一集里,为的是一个正气能量能有一个发音的气孔,寻一个人间,寻一个季节的风……

  这篇札记,写来,很沉重,很沉重。但绝不是一个无奈的叹嘘。我想这些字,应该是活的,活在人间正义的清风里,即使冰骨棱角,也透射着燃烧的时间。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